首頁 > 新媒體 > 微信

【煤妞話圖】一個瘋子對礦工做了什么?

中國煤炭網 作者:中國煤炭網 2017-03-07 14:38:32
煤妞
year:10天


親愛的煤迷們,煤妞回來啦(掌聲在哪里*^__^*)前兩期聊的都是煤炭去產能的事兒,應廣大煤迷們的要求,今天煤妞和大家來聊聊煤炭和繪畫的那些事兒?
 

小伙伴們,記得他嗎?
好像在哪見過,好像在哪見過……



再來張萌萌噠的自畫像 ⊙▽⊙



沒錯,這位大師,就是19世紀末,荷蘭后印象派畫家,他叫梵高(一個深深影響二十世紀藝術的人,一個天才,也有人說他就是個瘋子)。


他的作品特點是獨特的筆觸,不論專業與否,大家都能一眼看出。他畫的星空,可以說是家喻戶曉。

                

      煤妞有一位頗愛鉆研藝術史的朋友,閑聊時,

      發現即便他看過好多名家作品,

      梵高依然是心頭最愛,

      應該是:越對比,越覺得梵高可貴,越愛。


而且,他還畫過礦工,他還畫過礦工,他還畫過礦工!!!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受礦工貧困生活的

感動,他開始畫工人



這是梵高素描:《雪地里的礦工》1880年9月



其實,在創作這幅作品的前期,梵高才決心要走上藝術道路,

這幅作品可以說是梵高最早以獨立藝術家心態創作的作品。



這是梵高的礦工速寫:


這一時期的梵高的繪畫技巧是拙劣的,


但是,他把礦工的靈魂畫出來了(一位在當時很厲害的民間大師說的)



有一個小插曲:




故事是這個樣子的:


梵高去了一個礦區做牧師,瓦斯爆炸,坑頂塌方,洪水淹沒時有發生,使許多礦工喪命井下。礦工們衣衫襤褸。步履蹣跚,窮困潦倒,梵高那顆仁慈博愛的心靈被他們悲慘的命運震撼,使他感到迷茫:難道上帝真的要讓這些不幸的人在地獄度過一生?


用什么方法才能拯救他們?他感到自己處在噩夢之中一般,他為自己床鋪柔軟舒適,被單干凈清爽,大衣外套一件不缺而感到內疚,他覺得他對礦工大肆宣傳上帝的福音,礦工們依然貧窮和痛苦,而自己卻過著衣食豐足的安逸生活,他感到又一次選擇的失敗,處在比從前更深的痛苦中。有這樣的牧師嗎?


有這樣的牧師嗎?他因為目睹了礦工們如此凄慘的人間苦難而上帝的福音仍無法讓他們擺脫貧困,竟搬出舒適的住處,租了一間四面冷風,沒有窗戶的破爛木屋之中。并把自己的內衣、襪子、靴子、外套送給他人,拿出自己的工資為礦友病人購買食品和藥物,而自己竟因經常挨餓而消瘦發燒。


有這樣的牧師嗎?(大大的贊)他眼睛像兩個黑洞,顴骨突出,下巴上的紅胡子又臟又亂,他用一塊粗麻布袋裹著身子,躺在墻角的草地上,用一只手臂撐著昏沉發脹的頭顱,給因瓦斯爆炸而喪命的礦工們做喪禮。

梵高在礦井大門外的廢鐵輪上坐著,看到一個老礦工走了出來,帽沿遮住了雙眼,聳著肩膀,兩手插在口袋里,身子一抖一抖地走著。梵高被這個礦工獨特的形象所吸引了。他掏出一截鉛筆頭和一封家書,在信封的背面,迅速把這個老礦工速寫下來,這是梵高無意識的動作。


從那天起,他天天在礦井大門口畫礦工們的肖像,在那以前,他從未學過畫畫的任何一種理論和實踐技巧。一個深埋在心底的,平素被自己忽略的東西被喚醒了,他有了一種強烈的向往,使得他處于一種興奮之中,從那一刻起,他懂得了倫勃朗,也懂得了米勒……


         開啟不同于前人的藝術,

     啟發后人的藝術,

      是梵高作品的偉大之處。


煤妞覺得,看畫一定要和畫面對面,因為畫布上那堆百年前定型的顏料與此時此刻的光子碰撞,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所以,從現在開始,煤妞要攢money╰( ̄▽ ̄)╭




最后,share煤妞最喜歡的一段話:


當我畫一個太陽,我希望人們感覺它在以驚人的速度旋轉,正在發出駭人的光熱巨浪。


當我畫一片麥田,我希望人們感覺到麥子正朝著它們最后的成熟和綻放努力。


當我畫一棵蘋果樹,我希望人們能感覺到蘋果里面的果汁正把蘋果皮撐開,果核中的種子正在為結出果實奮進。


當我畫一個男人,我就要畫出他滔滔的一生。


如果生活中不再有某種無限的、深刻的、真實的東西,我將不再眷戀人間。


三十歲對一個工作的人說來,只不過是一個比較穩定的時期的開始,因此人們感到精神旺盛與充滿力量。但同時生命的一個時期已經過去,一想到某些事將一去不復返,真使人傷心。感到后悔,并不是愚蠢的感傷主義。但是人們不可能指望從生活中得到他已經明知道不能得到的東西;而且人們開始愈來愈明白地看到,生命只不過是一種播種的季節,收獲不在此地。

【煤妞話圖】去產能之路注定不會一帆風順?
【煤妞話圖】這張圖告訴你,清理僵尸企業不得不下點猛藥
下期你想和煤妞聊什么,請在下方留言!


本欄目其他新聞
国产小青蛙视频,丁香五月啪啪,激情综合,色久久,色久久综合网小萝莉,在线播放,在线观看,福利资源,国产高清自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